第932章 棂公主的蔷薇血咒!!!

    “一群蝼蚁,睁大你们的眼睛,好好观赏观赏,我太古邪魔,怎么玩死你们的帝子和尊神。”

    “我活了百万年,就这些臭玩意儿,敢和我斗?”

    想起前段时间,一直被李天命戏耍、碾压。

    以前越是愤怒,现在就越是痛快。

    “看好了啊,生撕手臂,嘿嘿!”

    它捏着姜妃棂的双臂,然后,开始用力往外拉。

    这样的惨烈场面,绝对是轩辕氏的噩梦!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一道远处而来的光影,在闪烁之间,瞬间撞在了先天神胎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东西?灵魂成体?”太古邪魔楞了一下。

    它眼前的姜妃棂,就在这一刻,陡然睁开眼睛!

    那一双眼睛,空灵却冷漠,像是有着千万年的亘古历史,在太古邪魔的眼前绽放。

    这眼睛里穿透而出的光芒,当场刺在了太古邪魔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?!”

    太古邪魔闭上眼睛,惨叫一声。

    它灵魂颤抖,浑身都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种来自血脉中诞生的致命恐惧,让它五脏六腑都在抽搐!

    仅仅只是一个变化而已,太古邪魔所感受到的是,方才那看似濒临死亡的神体,却在忽然之间,化身为亘古的神灵,站在永恒的巅峰之上,以最冷漠的眼神,审视着它,让它感觉自己,只是一头野兽!

    它虽然本能恐惧,但是本性凶悍,让它还想撕裂姜妃棂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一畜生,也敢碰我?”

    那幽深而阴冷的声音,在耳朵上炸响,更让太古邪魔双臂都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存在!”太古邪魔撕心裂肺吼道。

    它真的怕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那至尊般的神女,懒得再和太古邪魔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爆发出了万丈光芒,直接闪耀整座轩辕湖。

    “尊神显灵!!”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再度陷入狂喜之中。

    绝处逢生!

    到这样的时刻,连神宗外的生死劫境强者们,都对神宗的帝子和尊神,彻底服气了。

    帝子逆天就算了。

    这从未露面的轩辕郗,在这一刻,竟然让太古邪魔失声了?

    甚至,失声只是开始!

    一声恐怖的震荡,一座黑色和古老的神城,陡然出现在燃灵宫的上空。

    那座城池,笼罩在滔天的魔气之中,仿佛被禁锢,失去了原有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魔城!尊神伴生兽的魔城,终于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太古轩辕氏历史上,最神奇的传说。

    一个没有伴生兽,却伴随着魔城而生的天才少女,二十岁成就上神,却又离奇死亡,至今都是谜团。

    然而今日,魔城再度出现!

    这样一座古老而诡异的城池,其实就是上古神葬。

    混沌神帝和夜凌风的元始魔尊,都来自这座城池。

    这是轩辕郗最大的秘密,连李天命都毫无所知,姜妃棂作为后天神胎之灵,同样对其不了解。

    但李天命却知道——

    仙仙的起源世界树上,曾经就有一座永恒的城池!

    他在梦境中,看过那个和姜妃棂一样的女子,和仙仙在一起。

    那座城池,和现在的魔城,都是永生世界城!

    一座,连太古邪魔都不知道的城池,就这样出现。

    下一刻瞬间,那魔城镇压而下,直接盖在了太古邪魔的头顶上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太古邪魔,发出一声惊天惨叫,当场头破血流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魔城轰然镇压,将其死死的压在地上,它浑身染血,骨骼断裂,当场重创。

    太古邪魔只剩下一个脑袋,还留在外面,但是却只能惨叫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幕,直接让所有人先是死寂,而后狂呼。

    许许多多神宗的强者,仿佛看到了真实的上神,心怀虔诚,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尊神!”

    在他们狂热的眼神中,那笼罩在光芒之中的黑发少女,从天而降,落在了太古邪魔眼前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炽白,看起来完全没有感情。

    “上神,饶命!饶命!我错了!”

    太古邪魔真正恐惧了。

    它意识到,这绝对是一个,超越了它层次的存在。

    它不明白,为什么炎黄大陆,会有这样的人物。

    更不明白,她的力量,为何如此不稳定。

    甚至看起来,她的身体几乎没有力量,但是这忽然出现的魔城,却足以让它颤栗。

    在太古邪魔凄惨求饶的时候,姜妃棂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她忽然伸出一根食指,那食指内,涌出了一滴神血!

    姜妃棂,将这手指,放在了太古邪魔的额头上,然后开始,画了一个图案。

    那个图案,完全由血色构成,猩红而狰狞,直接渗透,涌进了太古邪魔的身体,在短时间内,复制出了千千万,像是血色的蔷薇花一样,爬满了太古邪魔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!”

    太古邪魔惊慌失措,凄惨痛哭,还在挣扎、求饶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,血色的蔷薇花,已经开满了它全身。

    比起太古邪魔原先纯黑的身体,现在的它,要美上很多,简直像是艺术品!

    但,太古邪魔自己却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什么啊?我求饶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它牙齿剧烈哆嗦。

    这恐怖的家伙,没有杀死自己,她到底想做什么?

    太古邪魔真的后悔了。

    它知道,一定是自己的招惹,把这个怪物给引了出来。

    要是它不碰她,说不定自己还在大杀四方。

    现在后悔,已经没用了。

    当图案完成后,它眼中那光芒闪耀的女子,走到了林潇潇的眼前。

    林潇潇早已呆滞。

    她被‘姜妃棂’扶着,呆呆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丫头浑身都是泥土和血痕,她却全然不觉,眨着眼睛盯着姜妃棂,看了好几遍。

    “棂公主……怎,怎么会是你?”

    这不是李天命,在朱雀国的女朋友吗!

    她是尊神?

    这说明,他一直在神宗,和尊神谈恋爱啊。

    怪不得他要住在燃灵宫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了真相,但林潇潇现在,仍然只有敬畏。

    当‘姜妃棂’的目光,穿透了她的心灵的时候,其声音同样在林潇潇耳边回荡。

    “我给这畜生,下了‘蔷薇血咒’。”

    “你,记住咒语。”

    “当它不听话的时候,念诵咒语,可以让它,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“此后,你,是它的主宰。”

    这几句话,让林潇潇在茫然的时候,又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“是!谢谢棂公……尊神!我一定记住。”

    太古邪魔,也有今日?

    林潇潇感觉像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接下来,那蔷薇血咒的咒语,在耳边响起来。

    咒语并不算长,林潇潇害怕忘记,连忙在心里背诵。

    忽然,那扶着自己的手,忽然一松。

    眼前的‘棂公主’,眼神忽然黯淡,接下来,浑身软了下去,看来要昏倒了。

    林潇潇连忙扶着了她。

    很明显,她身上那种恐怖的感觉,很快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甚至连那压着太古邪魔的魔城,陡然消失,化作一道黑光,涌进了姜妃棂的身体中。

    现在的‘尊神’,看起来只是一个圣之境界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一时间,全场再度死寂。

    唯独太古邪魔爬了起来,它眨着眼睛,盯着身上的‘蔷薇血咒’看了半天,再看了看黯淡的姜妃棂,它忽然笑了。

    “就这啊?然后呢?”

    它的狰狞眼神,扫向了林潇潇。

    林潇潇将姜妃棂,给了上前来的轩辕虞。

    众人看尊神气息仍在,只是好像昏迷了过去,心里才放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但是,刚还在求饶的太古邪魔,好像又要作妖了。

    当它脸色阴沉,朝着林潇潇而来的时候,林潇潇刚背诵了半天,此时目光一冷,直接开始念诵,那寻常人似乎听都听不到的咒语。

    陡然!

    太古邪魔身上的蔷薇花纹,忽然动了,血光瞬间笼罩全身。

    太古邪魔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然后,它直接滚倒在地上,凄厉惨叫!

    那种痛苦就像是五脏六腑被人掏出来,那锯齿一点点切断一样,它那巨大的嗓门,使得所有人都在后退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!”

    太古邪魔满地打滚,甚至自己砸自己脑袋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燃灵宫更是成了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“这得有多痛?才会叫得这么惨?”

    “怎么感觉,比死都难受啊?”

    众人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们都觉得,这太古邪魔好像太惨了,就跟在遭报应似的。

    它自己用爪子,都把身上的鳞甲,一个个给扣下来。

    在痛哭之中,又开始一边打滚,一边求饶了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候,林潇潇才停止念诵咒语。

    太古邪魔才趴在地上,凄惨痛哭,不断喘气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吗?从今天开始,你不听话,我就让你听话。”林潇潇冷淡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小祖宗,我明白了,呜哇!”太古邪魔彻底跪了。

    只有它自己知道,蔷薇血咒,有多恐怖。

    “赶紧爬起来,带我去追姜无心!”林潇潇。

    “是,是!”

    太古邪魔连忙照做。

    “本魔,能屈能伸……!”

    它如此安慰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在这之前,喵喵他们看到魔城出现,太古邪魔被控制,它就再度往天元鼎那边而去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来一往,又浪费很多时间。

    它都只能期望,李天命能自己追上姜无心了。

    但关键是——

    让太古邪魔这样一折腾,心系姜妃棂的李天命,少了附灵和三大伴生兽,他,能阻止姜无心么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