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:窗户里的对话

    叮咚一声,坐在电脑旁的一青年被一聊天信息所吸引,青年点开信息,只见聊天截面上出现一个匿名为验血的蚊子发来消息:“凌子,光棍节快乐。”

    经消息提醒,青年才恍惚,心中暗道:“对啊,今天都双十一了,时间还过的真快。”

    青年起身推开窗,欣赏着窗外的夜景,突然发现整座城市的夜色是多么的美,没想到通过这个小窗户,也能看到世间美好的另一面,青年脸上露出了浅笑,接着深吸了口气,顿时感觉一天的疲惫瞬间全无。

    青年名叫沈凌,在某家报社公司做编        辑,今天他早早就下了班,哪里也没去,直接回到自己狭小的出租屋里,按照平常的习惯,第一时间打开了电脑,本想加会儿班的他,一时间却无从下手,索性就当是给自己放松一下,沈凌正想点开网页看看最近追更的小说,这样也算是打发一下时间,没想到这时自己的大学同学会发来了信息。

    沈凌敲击着键盘回道:“同贺,”接着便带上耳机,点开了一首署名为沈凌所作的纯音乐,放松的坐下,双眼微闭,接着进入了旋律的幻想时刻。

    这曲子就像一个回忆旋涡一样,将自己这些年的点滴都浮现在脑海,对于他来说或许从来没有成功过,但也不算是一个失败者,只是在心里追求过的那些崇高,从来没有停歇过,在这个社会上他虽然没有一个亲人,但交心的几个朋友还是有的,其中这个被称为验血的蚊子就是他最铁的哥们。

    原来沈凌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,对很多想要的就只能是一种奢望,因为从他记事开始,他就接受了这个社会的现实和无赖,因此从小他都比较拼,从初中开始后自己就脱离了孤儿院的资助,通过勤工俭学完成了自己的学业,对于刚毕业后的他有一份自己工作和空间,他感觉已经很满足了,所以他并未有什么的包袱和牵挂。

    随着旋律的继续,沈凌觉得自己像是进入了一种朦胧的状态,慢慢的眼前有些恍惚起来,这种状态让他似醒非醒,心中感到一阵奇怪,暗道:“怎么回事,怎么好像有另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一般。”

    突然,沈凌发现正对他的窗户,慢慢的有一丝亮光映出,对于当前的状况,自己深感奇怪,在心中不断质问:“究竟出了什么状况,而此时让沈凌感觉最怪异的是他想努力睁眼,却是无法控制自己,包括自己的身体也无法动弹了,就像被定住了一般。

    这现象让沈凌头脑飞速运转,想要解开究竟是怎么回事,他脑中浮出一丝奇想,难道自己中邪了?他听说人一旦进入冥空状态,就会感应到一点点外界甚至其他空间的事物,难道自己在这一瞬进入了这样的一个状态不成。

    就在自己思寻时,那扇窗户闪着透亮,亮光慢慢变成了金色,金色之光透过窗户洒在沈毅的身上,将他覆盖,接着沈毅便发现那扇小窗上好仿佛透着一个影子,影子若隐若现让他看得不是很真切。

    沈凌头脑中顿时闪着各种奇想,他从没想到这样的怪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,这诡异之象,让他开始紧张了起来,那窗中的影子透着圣神而苍古的气息,这让他内心微颤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一道声音传来:“小子,不要害怕,我不会伤害你的,你我今日有缘。”

    沈凌心中又一惊颤,这道声音分明就是来自窗户里的那道影子,然而这声音却没有任何的压迫之感,像是一老者的传话。

    沈凌虽感到有丝发毛,但还是带着疑惑道:“你是谁?来自…来自哪里,是人还是鬼啊?”

    那道不真实的影子,突然笑道:“小子,我是谁并不重要,人和鬼其实也并没有区别,世间万物都一样,也都不一样,这都在自己的一念之间。”

    听这神秘的回答,沈凌感觉仿似碰到了一位高人,回想着他刚才的话,却并未急着追问什么。

    见沈凌不语,那影子又道:“小子,你信命运吗?”

    沈凌目光交错,想象这隐匿在窗户里的神秘影子,绝非凡人,定是什么高人,又见他并未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,言语间透着和善,他也放下了那份紧张,片刻后恭敬回道:“前辈,信与不信,不也是在一念之间吗?”沈凌只凭着声音断定是一位老者,一时不知该如何称呼,便随便以前辈代替。

    听闻后,那声音哈哈大笑了起来,随后道:“不愧是师兄选中的人,果然有些门道。”

    见影子吐出怪语,沈凌疑惑道:“前辈,你还没告诉我,你是谁?为何又能来到了这里和我说话?”

    影子停止了笑声,带着些肃然道:“小子,你刚才的话说的很对,任何事与物,对与错、正与反,都是一念而为,那我的一念也可以造就你的一生。”

    没等沈凌回答,他又继续道:“小子,听着,本尊的时间并不多,接下来我将会告诉你一些事,但它并非存在于你现在的这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那道影子又道:“我是谁暂不向你透露,因为这是天机,至于来自哪里,说了你也不一定理解,浩瀚星宙,道念为尊的世界,就像你正在追更的玄幻小说一样,既有走出成神之路的通天大道,也有奔向无数亡灵的地狱之门,不过这一切,对于强者也就是一念而为的事。”

    沈凌有点不相信,这大半夜的,居然冒出一个疯子来跟他讲玄幻龙门阵,这还是他人生头一遭。

    见沈凌一脸盲茫,仿似对自己刚才的话不太轻信,那虚影又接着道:“小子,你叫沈凌是吧?”

    沈凌愕然: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影子赫然道:“嘿嘿,你的一切,在本尊面前也只不过是透明的而已。”

    见沈颖越发吃惊,虚影又道:“你是个孤儿,从小在孤儿院长大,靠自己勤工俭学完成了学业,现在在一家报社做编辑,是与不是?”

    见老者对自己的情况了如指掌,沈凌知道今天碰到的这个怪人,完全超出了他的预知,一个人的隐私被他人洞察的一清二楚,这让他感到头皮发麻,更让他肯定这说话的影子,绝非是这个世间的人。

    沈凌怔了怔,满脸疑惑道:“前辈说的都对,只是我想知道,你是来自哪里。”

    老者见沈凌对他的话似乎没有了质疑,又肃然道:“我来自另一个世界,哪里是道念为尊的世界,凡道之上有武道,武道之中有魔道、魔道之外是仙道、仙道胜出是神道,神道之巅有宙道,每种道境都充满了无数未知和变数。”

    没等沈凌答语,老者又忙道:“听着,小子,本尊没有多余的时间来跟你讲这其中的来龙去脉,告诉你实情,你刚才听的那首曲子是与我链接的桥梁,”老者顿了顿,又道:“能作这首曲子的人,不会差,难怪师兄会选中你。”

    沈凌一下想起了耳边还在回旋的这首纯曲,这曲子是自己一年前创作,但并没有发表的一首纯曲,灵感更多的是来源于自己的感悟,感悟社会现状,人情冷暖,以及大自然的纯净,所以自己给它取了个名字叫《天地纯曲》。

    每当自己感到心神乏惫时,总单曲循环这首曲子,但像这样的曲子,他也作了十多首,他并不确定老者说的是否是这首。

    沈凌除了编辑工作外,爱好并不多,平时闲下之余就喜欢搞音乐创作,他总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的天赋不比别人差,曾经甚至幻想过报考音乐学院,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他就把院里的乐器玩了个精通,只是院里并不是音乐殿堂,能作乐的乐器就是笛箫和一把破旧吉他而已。

    面对现实条件,他并没有奢求太多去追逐自己的天赋,而是把它当作一个爱好保留到至今,才有了这首曲子的创作,然而这首曲子他并未有做完,只是自己用乐器谱出的一段小样,后部分只因还在慢慢积累灵感而待创作,所以并没有在网上发表,只是放在电脑里偶尔听听。

    沈凌开始相信老者的话,不过他还是好奇问道:“你是说这首《天地纯曲》吗?”

    老者平和的声音传来:“不错,正是这首曲子,你我今日才会有缘相谈,”不过他话锋一转,又道:“这首曲子只能证明你与我和师兄有缘,并不代表你在道念世界中能走多远,命数一切都有变,全靠自己。”

    老者继续道:“你是师兄选中的传承之人,若是你愿意,我会将你传送到那个世界去,一切都是新的开始,然你肉身却到不了那个世界,去的只是你的记忆和灵魂,这是永恒法则。”

    见沈凌还在略加思索,虚影又补充道:“你放心,你的肉身,我自然会将它永久封存,直到你我有缘再见时,我会将肉身还给你,你自己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沈凌感觉有点不真实,这场突如其来的选择,让他感觉从荒唐一步步正走向真实,他清醒了下头脑道:“前辈,如真如你说的那样,那我在那个世界的身份是什么,有没有另一具躯体附身,还请前辈相告。”

    虚影再次开口:“你放心,你到了那个世界后,自然有一具躯体和你融合,而且是具完美、拥有无限潜质的躯体,至于你到哪里的身份,这个是天机,不可泄露,”老者依然平和道:“我说过一切都是新的开始,包括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听老者这么一说,沈凌心中大为不爽,暗地骂道:“死老头,又是他妈的天机,故弄玄虚,不装逼会死啊,”他沈凌不可能糊里糊涂得就把自己给卖了,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,他还是想搞清楚点好,到另一个陌生的世界,最重要的是生死,连生死都不能保证,他干嘛要去,他又不是圣人,至少现在不是。

    沈凌尴尬道:“还望前辈告知我现在要去的这个世界大吗?和我存在的这个世界可是一样,传送过去后会有性命之忧吗。”

    面对沈凌的追问,老者呵呵道:“看来你小子心眼倒不少,知道多为自己想后路,但是本尊要提醒你,留给你考虑的时间也真不多了,这首曲子完后,你我开启的链接将会自动消失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老者又道:“我只能告诉你,你要前往的这个世界是你现在这个世界无法比翼的,至于性命之忧也在于你自己对命运的把握,你认为自己强,谁会伤你,你认为自己弱,就算没人欺,也形同自生自灭,一样没人同情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又叹道:“小子,我相信师兄并未看错人选,去与留,你自己考虑吧,不过留给你的也只有十息时间,因为我即将消失。”

    听老者一桶说完,沈凌刻意看了下那首曲子,正好还差十秒就结束,脑中飞速的回忆了下他这一生,虽有很多感慨和不舍,但也没有什么遗憾,面对这样一个选择,带给他的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和开始,他心动了,也许有很多担忧,但正如那老者说的那样,你认为自己强,谁会伤你,你认为自己弱,就算没人欺,也形同自生自灭,没有人会同情。

    但沈凌还有最后一个疑惑,带着不明他忙道:“前辈,我答应你,但我想知道,你之前提及的师兄是谁?能告诉我,我跟他有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那虚影较刚才变得更加虚幻,他缓缓道;“我只能告诉你,师兄是那个世界的强者,至于你和他的关系,只能说有缘,因为你们居然创作了同一首曲子,好了,小子,我只能说这么多,一切答案等你以后自己去解开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又道:“你快做出决定,我即将消失,这可是一次让你完成蜕变的机会,不要后悔。”

    听到虚影刚才的叙说,沈凌内心无比震撼,心道:“不同世界,居然能创作同一首曲,这让他难以相信,”对于那个神秘的世界,他越发好奇了起来。

    虚影的话刚说完,只见那窗户上的金光开始逐渐变得暗淡起来,而那首自作的《天地纯曲》也正好近了尾声,他知道这老者并未骗他,沈凌扫视了眼房间,深吸了口气,朝那窗户点了点头道:“前辈,带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或许在这个世间存有太多不舍,但也不会有太多牵挂,正如前辈说的那样,也许这次是自己完成蜕变的一次机会,他相信自己的选择。

    沈凌话音刚落,一声大笑响起,接着狂风骤变,只见那窗户里透出一股风暴,像龙卷一样瞬间将他淹没。

    沈凌根本来不及任何考虑,只感全身一震,身体一轻,瞬间像灵魂出窍一般,不是像而是他真实感觉到了灵魂与肉身的分离,他的意识逐渐在上浮,来不急任何反应,便被吸了整个窗户里,整个窗户就像一个深幽隧道一般,让他悚然而惊。

    这让沈凌感觉比电影里的场景还刺激,不禁在心中暗道:“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穿越?”此时的沈凌感觉自己的灵魂就像一道紫光一样,伴着这无尽的漩涡正快速飞驰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老者的声音响起:“小子,别怕,这是空间隧道,你只需潜心凝聚你的意识,做到放松即可,这次空间之旅,还能强化一下你的灵魂力量,”    说着他又大笑了三声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