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1章 逆徒

    何问天可是问天宗的祖师爷。

    虽说现在落到了这副田地,但是他在弟子们心中的威望以及在江湖当中的声誉仍旧非常高。

    江湖里的人只是觉得他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但是死了也一样有很高的地位!

    所以他这么高地位的人要跟李凌义结金兰,若是被别人知道的话,肯定会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然而,何问天却说:“我们修真者,哪个还活不了几千几万年,何必在乎年龄呢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倒是没错。

    归墟大陆里的人本身起点就比较高,问天宗的弟子更是厉害。

    仅仅是初修堂的弟子就已经有许多元婴高手了,而往上的进修堂只会更多。

    到了他们这个境界,寿命已经非常绵长,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。

    所以年龄之间的差距如果没有那么大的数量级,还真是不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“以修为分尊卑,这是我们的传统。”

    李凌说: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你之前的修为肯定不会太低吧。”

    “虽说如此,但是我知道,你在未来肯定会比我更加厉害。”

    何问天不愧是一代高手。

    他能够看得出来李凌的厉害之处,并且能够推测出李凌在未来有多么大的成就。

    李凌的未来必定不在何问天之下,所以他愿意与李凌结为兄弟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年长,我也只想做你的兄长,还望你能给我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李凌可不会直接同意。

    因为李凌看出来了,眼下这个何问天修为尽失,他能不能恢复都是两说。

    找个废人做兄弟,那李凌成了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把你心里最真实的想法说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何问天知道,如果自己不把真心话说出来的话,恐怕李凌这里是不会同意的。

    “也罢,我可以为你讲一讲我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原来,早在五万年前,何问天创建了问天宗。

    那时候问天宗还仅仅是个小宗门,在江湖上没有什么名气。

    但是却有一个女子一直都在帮他。

    二人联手把问天宗一步一步发展起来,何问天对其很是感激。

    后来他们还收养了一个天资不错的孤儿,这个孤儿便是许五行。

    许五行自幼跟随何问天修行,可谓是将何问天的一身本领都学会了。

    本来不出意外,许五行早晚也会接班,他早晚也会成为问天宗的掌门。

    可是,他等不及了。

    何问天说:“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许五行脑后似乎有反骨,只可惜我在忙着做别的事,所以没顾得上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连自己徒弟有反骨这种事你都能没时间管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因为灿儿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灿儿是谁?”

    “就是帮助我创建问天宗的那名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们不是夫妻么?”

    何问天苦涩地摇了摇头:“我多么想娶她为妻呢,可是还没有等我话说出口,她便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根据何问天的描述,这恐怕就是一段单相思吧。

    具体那个所谓的灿儿对何问天是什么心思谁也不知道,那女子就好像是迷一般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灿儿离开了,我以为她是迷路了,便着手打造了问天塔。”

    问天塔,便是问天宗的标志性建筑,高耸入云,如顶天立地的柱子一般。

    何问天的意思是,只要灿儿能够看见问天塔那么就一定可以找到回来的路。

    然而事与愿违,灿儿自从消失之后便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    就在三万年前,问天塔刚刚建成还没过几年的时候,许五行动手了。

    由于何问天建造问天塔的时候耗费了大量的修为,所以他需要静养一百年才能恢复。

    可这对于许五行来讲就是非常难得的良机。

    这个被何问天和灿儿一起养大的孤儿,终于做了狼心狗肺之事。

    许五行趁着何问天气虚的时候直接将其打残,弄得何问天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随后,何问天便被控制了。(首发、域名(请记住_三

    他一身的修为被废掉,自己也被钉在了这根冰柱上。

    每隔一千年,许五行会派自己的心腹过来看看何问天怎么样了,所以最开始何问天以为李凌是许五行派来的人。

    身为一个门派的祖师爷被如此对待,何问天真是无颜再去混江湖。

    但是他也没有办法,谁让他就是如此遭遇了呢。

    李凌问道:“许五行直接杀了你岂不是更好么?”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又是为何呢?”

    其实李凌觉得,如果许五行真的做出欺师灭祖的事情,反倒是不如直接杀了何问天。

    留着何问天早晚都是个祸害,说不准哪天何问天厉害起来了呢。

    何问天惨笑说:“问天塔的塔顶,有他最想要的东西,可是他却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许五行一直不杀何问天原来是有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一个能为了利益去谋害自己师父的人,那么唯一能够让他停手的也只有利益。

    “塔顶藏着什么?”

    李凌对这个倒是比较关心的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但是何问天不想说。

    既然能够放在塔顶,并且许五行还进不去,那么定然是非常重要的东西,何问天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信任李凌,所以他不敢说。

    李凌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呵呵,刚才还跟我说能否义结金兰,现在到了关键的地方你这不还是有所防备么。”

    李凌这番话说得何问天面色通红,他自然是有些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但是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贤弟,现在还没到可以说的时候,那可是我最后的身家性命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何问天那个真诚的样子,李凌也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罢了,他不想说就不说吧,反正李凌也不相信这家伙能有什么多么好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把你的钉子弄掉了,难道你还不能离开?”

    “不能,许五行在这里布置着法阵,如果我离开冰柱的话,不出一炷香的时辰便会死掉。”

    能对自己的师父做出如此虐待之举,许五行可真是个心狠手辣之辈。

    李凌仔细查看了一下,他觉得这个阵法自己也没办法破掉。“说吧,谈谈条件吧,你肯定想让我帮你脱离苦海,对吧?”
新书推荐: 霸剑独尊 符文之境 极牛鬼才在异界 末日蟑螂 良人古传 九转轮回经 古武通神 至尊透视眼 重生凤舞九天 天才宝鉴 无上真灵 重生之娱乐宝鉴 气破山河之阴阳相师 异世无极剑 重生之科技狂人 仙逑 永生战神 九荒 大圣天地 灵武逆天